给大家转一篇不错的文章,以享各位IT民工,

发信人: trentzhang (trent), 信区: NewExpress
标 题: 给大家转一篇不错的文章,以享各位IT民工,
发信站: 水木社区 (Sun Jul 4 17:30:09 2010), 站内

版权归西西河某网友所有。至于是谁我还没搞清楚,那个网站用的实在不习惯。

这是看了陈大《技术圈》以后的一些想法。很多事情凭记忆乱写,不考证了。

先说说为什么这些年我们进步这么快,以至于很多人觉得技术就是一层窗户纸,聊聊就破关了。先别自夸中国人聪明勤劳勇敢,有点“贪天之功为己有”了。主要原因是大大小小的开发商绞尽脑汁把东西做的好用,好开发,好集成。做芯片的,接口,Datasheet,开发工具,示范电路板,乃至各种应用的解决方案,都给你准备的好好的。以前设计ASIC还得经验,懂电路设计,懂制程。现在都用FPGA了,会VHDL编程就差不多了。卖软件的,IDE,API, 硬把编程从九十年代受人尊重的技术工种(绝对比八级钳工地位高)搞成了IT民工(比建筑工高点儿有限,有不如装修工的趋势,当然大拿除外)。

不是说开发商(怎么这么别扭,好好一个开发商的名声被那帮搞地产的毁了)如何好心,商业使然。对Intel,TI来说,他对Dell, 对联想 ,对山寨基本一视同仁(我说基本啊,你要找上门去要10片,那待遇跟人家联想要1000万片肯定是不一样)。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。他东西做的越好用,用的人就越多。三十年下来,IT就越来越好用了。你光看现在,“这么简单的东西,凭什么以前卖那么贵,肯定是西方人巧取豪夺。幸亏我们聪明,会做了,你看,便宜了吧。”不是那么回事。九十年代,一台IBM的笔记本要卖8万人民币,自有市场的道理。现在这个价怎么回事?有Intel/AMD的芯片,Nvidia /ATI的GPU,日韩的液晶/内存,美国的硬盘,台湾的OEM, 中国的基地。每年多少billion的研发生产砸下去。要说中国的技术圈贡献多少,好像有点无以言勇的意思。说西方人坑蒙拐骗,巧取豪夺,就没意思了。这电子产品又不是房子,不买就结不了婚,买差了小孩上不了好学校。要说巧取豪夺,天朝房产认了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

很多网友指出了,实际我们在核心技术上差距越来越大。其实并不奇怪。有人说了,“什么是核心技术?中国人掌握了就不是核心技术了。就卖成白菜价了。”这未免有点自欺欺人 了。中国人早就掌握盖房子的技术了,盖摩天大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怎么没见房子卖白菜价?商家都追求利润最大化,能卖人参价不会卖萝卜价。Intel/苹果/微软拿这么多利润,不是美军逼你买的,也不是好莱坞骗你买的。美国人要那么有本事,通用也不会破产了。你要看看这几家是怎么打总体战的,每年砸多少钱多少人在研发上,做多少广告,搞多少University relations, 每年怎么在大会小会上交流的。一份耕耘,一份收获。研发上投入没人家多,技术上还想和人家差距越来越小?

我们总有个偷懒的借口,就是西方的技术封锁。确实,做不过Intel, 还可以说制造设备买不到。(其实SMIC什么没有?)可微软和Oracle呢?这么多聪明人,有没有揭竿而起的?华为中兴在通信行业搞起来了。通用软件行业却起不来。不是说大家苯,或是没志气。每行不一样,不做有不做的道理。

以史为鉴,先看看Intel吧。想当年,Intel卖CPU给 IBM, DEC, Compaq的时候,那叫一个地位低下。

谢各位捧场了。还是那句话,拜一拜,不见外,礼多人不怪。

八十年代,Apple用的还是6502微处理器(谁做的都不记得了)。IBM推出PC, 用了Intel的8086/8088,大卖。几家公司随即跟上。可是大伙儿买Intel微处理器的时候,都有一条件。就是Intel必须把设计和授权给另一家公司,让那家公司也能做同样的CPU。要搁现在,实在匪夷所思。可那时,是业界惯例,Intel也不敢不从。

为什么?芯片可是精细东西,出一个defect就不能用了,没什么修修补补凑或用的可能。就算一个芯片1平方厘米,一个Killer defect是1平方微米。那就是100,000,000个点可能出问题。出一个芯片,要十几道工艺。即使每一道成品率是95%,12道下来成品也就是 50% 了。可想而知,整个机器和材料的要求有多高。

所以,那时成品率是很低的。微处理器厂家供不上货的情况时有发生。所以计算机厂商都要求有备份,天经地义。

八十年代计算机厂商那是牛气冲天,利润滚滚。哪跟现在一样,前年不如卖猪肉的,今年不如卖辣椒的。在中关村倒过机器的同志都有印象,不赘述。

另外,八十年代正是日本全面挑战美国的鼎盛时期。日本的DRAM打得Intel丢盔卸甲。那时DRAM是主要利润来源,CPU只能算niche market。而且日本人也有CPU,NEC/东芝/日立都做的不错。

可想而知,Intel基本上只剩下韬光养晦的份了。

好莱坞大片真不是乱拍的。有人挺身而出了。大名鼎鼎的总裁Grove上来就是三枪(据他老人家的回忆,想来是他得意之笔):

第一,放弃DRAM,专做CPU。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。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走。深得主席真传。

第二,从386 开始(也许是486),老子不授权给别的微处理器厂商了,凭什么我的设计,要分你一半利?要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成品率和产量有保证。老葛在制造上狠下功夫(怎么这么象新闻联播?)。其中一点,要求全公司按时上班,刷卡。跟硅谷的文化背道而驰。老葛自己也说了,自己其实最不愿意早上班,可是—这话是我加的—打铁还需自身硬,东西做的好就得靠discipline.

这成品率要提高,不是件容易事。一个新pattern,新工艺出来,那defect肯定是成千上万。Yield engineer要找原因,和process engineer,vendor一起改进。最后把defect降为0。不是随便聊聊能解决的。而且这里的设备,材料,药品可以说大多不成熟,边做还得边改。大家CPU用多了,似乎觉得这东西没什么了不起,砸钱就能做出来。其实哪那么容易。别的不说,这几千个defect都要去掉,你从何入手?一批出来 24个wafer,每个wafer上几十个die。每个die上的defect都可能不一样,如何归类。随便一个问题,都是几个博士的心血。

古人说的好,“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,半丝半缕恒念物力为艰。”白菜萝卜,看着没什么技术含量。你真去种就知道了,够自己吃勉强,想多收点卖几个钱,难。

Intel 的通常做法是建一个pilot厂,一个产品的设计和流程定了。就原封不动的copy这个pilot厂。布局,设备,药品,工作人数,都是原封不动。不是迷信,稍微改一点,出了问题谁知道怎么回事。现在中国买了英国德国的工厂,原封不动往回搬,那是有道理的。

当年做微处理器的多得很,AMD, Sun, HP, SGI, TI。2000年以前,科技人员地位还是比较高的。股票还是值钱的。大家见面还都喜欢聊技术,小道消息满天飞。不像现在,见面就聊房子。有个哥们就透漏了,“HP肯定不行了, CPU成品率是个位数。Intel是30%。HP怎么赚钱?”

第三,Intel开始做广告,Intel Inside。有不少人反对,"CPU是卖给计算机厂商的,又不是卖给消费者的。为什么要对消费者做广告?"老葛力排众议。现在,人家掌握定价权了。

当然,瓦罐不离井上破,大将难免阵前忘。接着没多久Intel就出事了。

Intel卖486出尽了风头,隐隐有王者之范。所以出 Pentium的时候(中国人还是喜欢叫它586),也大肆宣扬,又是广告,又是论坛,口号翻译过来基本意思就是“奔腾的心”“走向新时代”。开高科技产品恶炒之先河。在这之前,这些东西什么人爱玩? Geek, nerd (类似现在宅男,但一般来说更有追求,而且自以为绝世而独立)。MS也有样学样,推Win95的时候化几个亿恶炒,唯恐人家不来骂它。口号翻译过来基本意思是,“咱们老百姓,今个儿要高兴。”

可乐极生悲,否极泰来,人在江湖漂,哪能不喝高。忽然有人发现Pentium有bug, 算圆周率第多少位数字要出错。一时风风雨雨,召回是难免的了。幸亏那时互联网不发达,玩的都是nerd。找出586的错,就算看了一个Drama,高兴的很,不深究了。你看纪晓岚编四库全书的时候,每次都故意留几个特明显的错,让乾隆皇上审。皇上自然龙颜大悦。那时候玩家大概都是乾隆爷的脾气。要搁现在,多半能把Intel砸成丰田。

不知如何,这事就蒙混过关了。连Intel都不知所以然。也就没成为公关危机处理的什么典型案例。

再往后就简单了。AMD时不时给添点堵,推出过几款很不错的CPU。Intel也出过不那么争气的产品,P4就因为功耗让人骂的狗血喷头。AMD也不容易,制造工艺不如Intel,就趁着DEC倒闭的机会把那帮设计Alpha,第一个64位芯片(及工作站),的牛人纳入麾下。做出几个CPU很好。AMD似乎还抢先一步推出64b的x86? 第一个双核也是AMD的吧?

IBM/Apple/Motorola的PowerPC叫好不叫座。大概是架不住Intel每年上千万片的产量往下砸。最后风紧扯呼。

00年前后还有一家Transmeta (拼写可能有误,不负责), 想走低功耗,以软件补硬件的路线,尤其针对刚刚兴起的笔记本市场。当时有众多大佬共襄盛举。前两年。。。哎,不提了。

IBM/AMD现在靠着Global Foundry 为阵地。TI早把CPU卖给了Cyrix,现在也不搞Fab了,生产靠台积电和中芯国际。

这么多年的腥风血雨,剩下个Intel让大家顶礼膜拜。是不是Intel钱特多,领导特英明,技术人员特聪明特勤奋,销售特能扯?也许。但实际上,大家都差不多。 Intel到现在没一个诺贝尔奖,IBM和Bell Labs加起来有十几个了吧?我的理解是,竞争加运气。半导体工业从小到大,这么多公司在里面混,没竞争力的早淘汰了。Intel的竞争力,也许只是开始它的产销量比别人高。然后摊到每一个芯片上的成本就比别人低。他就有更多的钱投到研发和生产上去。他能比别人有更多的制造经验。设备供应商也更愿意协助他。你要现在开一公司,找ASML买最新的光刻机,他肯定跟你说,“Intel刚订20台。你过两年再来吧。”

这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。落后了差距会越来越大。

别的公司就没戏了吗?当然不是。AMD靠设计,ARM靠嵌入式。每一个活下来的公司都有他的技术优势。而且可以肯定,他在研发上的投入不可能小。因为这是他活下来的原因,是本能。即使从小在动物园,马戏团养的狮子老虎,没见过捕猎。但如果眼前有快速闪过的东西,就会本能的扑咬,动作极快。上次在Las Vegas训白老虎的那哥们被咬,好像就是因为不慎掉下来,老虎立刻就扑了。

美国公司并不是天生追求核心技术。你看可口可乐,毫无技术含量(刘翔的粉丝可别骂我),就靠一个百年秘方,还不敢改,试着改了一次群众还不答应。当然人家marketing做的是好了。

但很多行业,对技术的追求就是对利润的追求。IBM, Intel等等,当然要不遗余力了。以他们这么多年的经验,当然能估计出R&D上投多少能最大化自己的利润。所以你想知道半导体该砸多少钱,看看这些龙头老大的报表就知道了(把近10年的加起来,如果要补课)。当然,如果想继续往上游走,还得看ASML, AMAT, KLA, TEL, ….

有件事在中国有些不可思议。Intel 基本是垄断了,加上AMD,很容易搞个价格同盟(假如买通欧盟美国不告)。大伙儿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,也该歇歇了。何必还按着摩尔定律,一代一代往下走。 22纳米以后有困难,还四核八核的往上做。花那么多钱,那么多人力,自己跟自己过不去?中国有没有哪个企业如此自觉自愿的为大家升级换代而呕心沥血?

好像听见有人喊,“高铁!”有理,这个我们等会再说。

换个思路。就算Intel想开发新的利润来源。简单的很。在湾区拍它几个地王(不是这两年呵),开发它几个小区,5年翻一倍不过分吧。咱那么多暴利的,不都这么个路数么? Intel的管理层想过没有我不知道。但估计他们要这么干,股价立马一周内掉50%.

相比之下,中国多少企业,一讲起来就是“以高科技,。。。。,文化传媒,房地产为主的综合大型企业集团”。你认为它会认真做研发么?几亿砸到地产上,两年以后翻一倍,最差也保本。砸到研发上,能不能听个响还不知道呢。如果你是老总,你会怎么选?

另外,Intel/IBM/MS这样的公司,研发不仅是开发产品的手段,也是公司形象的保证。胆敢说削减R&D,立马股价掉。所以再困难,都要咬着牙说增大R&D。当然这两年其实他们不困难,坐拥几百亿现金,不知有什么鬼心肠。

也就是说,从研发来说,中国企业和西方这些百战余生的的大小公司比起来,就是业余选手和职业选手的较量。不要说投入不一样,连 motivation都不一样。所以,“求仁得仁”。

当然,我们也有外国人拍马都赶不上的领域。“就算他们苦苦哀求找咱们要,还得看他表现好才行。”

假如国家想投资,建立先进的半导体工业。该做些什么?半导体工业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产业,有什么要素?业界共识,其成功主要依赖三个要素:

1.精密制造设备

2.精密检测设备(metrology),精度相当于要能在地球上找出一个足球来。

3.计算机辅助设计。

就说制造设备里面比较贵的光刻机。比如说,机械稳定度,扫描速度要相应的机械工程师 来做。专门负责稳定度的组可能觉得没什么特别难的,要求是苛刻了点,多加反馈和补偿么。做镜头的要求近乎无像差。做设计的工程师可能觉得也没什么特别难的,镜头是大了点儿,光线跟踪再多一些么。磨镜头要特殊的玻璃,做玻璃的公司要多做试验了。把部件一个个分解开,再具体到设计,材料和加工。到底下工程师那里都不算特别难。也就是说,以这些人几十年的经验,做出来确实有挑战性,但不需要什么天才的突破。当然,突破肯定有,秘诀也有。这么多公司和个人,就是随着行业发展而积累壮大的。大伙盘根错节,复杂度接近我国的上层建筑。你试着分解一下这个机器就可以发现,这个产业是没法“计划”的,涉及的公司和人太多。套用马克思的话说, “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” 事实也是如此,谁不想独吞,可半导体产业链是遍布全球,谁也不能独大,谁也离不了谁。多少年前,日本一化工厂爆炸,全球DRAM都暴涨。

大家喜欢说,中国企业缺少核心技术,高价买原料和关键器件,低价卖产品,利润率低,所以人民群众日子不好过。所以要对Intel/IBM/MS/Apple /Boeing/CAT/GE取而代之。仔细想想这话有问题。替Intel想想,他的设备是别人提供的,建个Fab贼贵,几年前就要20亿美元了吧?卖 CPU又不能贵。贵了大伙不升级了,闷死丫的。他是不是该自力更生,开发核心技术,把ASML/TEL/AMAT/KLA捞的钱拿回来?

现在Fab贵的如此离谱,以至业内笑谈,“将来全世界只要3个Fab。一个Intel的作CPU, 一个三星作内存,一个台积电做代工。”

当然,谁都想往产业上游走。江湖传言,往上游走一级,人均利润加10倍。就是说,Intel的人均利润是Dell/HP/联想等等平均下来的10 倍;ASML/KLA/AMAT的利润又是Intel 的10倍。10年前的传言呵,概不负责。

问题是,产业上游,顾名思义,就是你越早加入越好。和行业一起成长。这样早早进入正反馈(不行也早早淘汰)。70年代乔布斯可以在车库里装个苹果机卖出1亿美元市值,八十年代联想可以在中关村攒机搞原始积累。你现在能不能再造出联想这样的公司都难说,还想上来就灭了Intel? 从商业角度来说,非那劲干么?

真想大赚外国人的钱,改善我国人民生活,最直接的道路就是投新兴产业。如上分析,新产业小,风险大,没标准,更谈不上技术封锁。你进去了就是上游。干不干?现在不干,就不要20年后抱怨没核心技术,没高利润。

比如说,电视/显示器。比较热乎的有两个:OLED (有机发光二极管)和3D。OLED是Sony和三星视为决战的领域。3D, 实现方案有十几个,美国/欧洲/日本十几家公司在做。顺便插一句,我不理解为什么很多人认为西方国家人懒,无能,纯靠剥削第三世界/兜售劣质金融产品/包装毫无难度的高科技为生。你看看做3D的这十几家大小公司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。他们没什么政府背景,方案都很有想象力,产品都出来了。甚至有美国空军的订单。他们能用的所有器件国内都有。事实面前,talk is cheap. 我想韩国日本足球队肯定不会操心论证中国队怎么不如他们,有那时间,人肯定是研究怎么跟别人(不含国足)踢。

要说这个产业能不能发展起来?我不知道。变数多得很。国内企业做不做?你做了,赌对了,以后就有核心技术和高利润;赌错了,就当攒RP了。反正比羡慕Intel/MS/Apple 靠谱。

还有美国人鼓励的私人航天,那家公司是不是叫Space X? 有点莱特兄弟的意思。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不看好他们。反正我是不看好。但不要忘了,莱特造飞机的时候,汽车肯定是远远更为现实的工具。万一他们成了,就是第二个波音。你不做,就只能继续研究运十。

八十年代总喜欢说,“新技术革命为我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。”就是这个理,投入新产业,认赌服输。出头了就有核心技术了。你说,“现在科技进步近乎停滞,。。。”那你已经出局了。

真正的问题是,我们这个社会鼓励不鼓励大家投入新产业?我的感觉有些悲观,因为我们国家每个人的时间成本实在是高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博主赞过: